新闻资讯

行业资讯

四问现代煤化工发展方向

 

 图为上海华谊(集团)公司副总裁王霞在回答现场观众提问

        我国以石油替代为主要方向的现代煤化工取得了长足的发展,多项煤化工技术取得了突破,煤炭液化、煤制烯烃、煤制天然气等示范工程取得了阶段性成果。但是,目前仍有许多问题困扰着业界。现代煤化工的产品方案怎么做?技术方案怎么选?项目规模怎么定?是否能大面积上马?

  我国煤化工产业在近年的快速发展中积存了不少问题,譬如,很多核心技术仅是初步商业化,工艺流程和技术集成尚需优化,全流程设备选择还需要定型,在项目建设和运行管理上还需要摸索,许多工程问题有待进一步解决,项目经济效益也需要长期运行验证。

  在此背景下,现代煤化工项目的产品方案如何做?众多技术怎么选?项目规模该多大?是否能大面积上马?在上周举行的中国国际煤化工论坛嘉宾座谈会上,多位业内专家对此进行了探讨。

  产品规划 拒绝大路货

  未来煤化工的产品选择应该遵循什么原则呢?

  对此,中国科学院院士陈俊武指出,煤化工应该生产高端、精细、质量优异的产品,因为大路货已经很多了,不需要依靠煤化工来生产。就算煤化工生产同类产品,也必须是高质量的。

  陈俊武表示,目前众多煤化工企业所具备的条件不同,发展策略不一,其所在地区、省份等在这方面的要求也不统一,形成了“各自为政”的局面。他强调,煤化工要替代和补充石油、天然气以及以它们为原料的化工产品,需要精密筹划,不是一个个单独项目所能够解决的。因此,煤化工产业发展需要一个平台,将大家组织起来,相互交流,拿出更好的产品选择方案,进而节省资金、减少污染,更有效地补充、替代油气化工产品。

  安徽省重化工产业发展专家办公室主任李朝东表示:“化工产品千千万,经济再低迷,产能再过剩,总有能够盈利的好产品,只看能否发现。”有的企业今年上半年利润率超过40%就是很好的证明。科学研究市场,各煤炭企业都能找到适合自己发展的道路。

  技术选择 采用最新技术

  在煤化工产业迅速发展的同时,煤化工技术开发同样如火如荼。面对众多的技术选项,企业该如何做出选择呢?

  上海华谊(集团)公司副总裁王霞在列举了华谊安徽和上海两大煤化工基地拥有的数个国内第一后表示,这些第一给企业的启示是,每一次项目建设,哪怕生产的是同一种产品,新项目也要用新技术,而且要尽量使用当时行业最新的技术。

  王霞说:“现代煤化工的发展,基地化、集约化是不可逆转的趋势。我们在上海、安徽的基地建设,全部体现了我们当初自主设定的五个‘一体化’。没有高度的专业化分工、产业链不够长、产品品种不多,项目是很难盈利的。”

  据了解,去年国内甲醇行业开工率只有60%,但华谊两基地的甲醇装置开工率均为100%。王霞透露说,在行业大面积亏损的时候,基地中一个工厂的利润就达到4亿~5亿元,尤其是安徽工厂,整个基地建设、技术选择以及运行管理模式,都和过去完全不一样。安徽基地是按照人均1000万元劳动收入的生产率配置。工厂从开车到现在,除计划检维外,没有停过车,每个月利润有4000万元。新技术的采用,是华谊在市场普遍低迷的情况下还能够维持盈利的关键。

  王霞表示,每一次的技术进步,都会大幅降低产品能耗、提升资源综合利用效率。新建项目假如没有技术进步,只是简单的复制,以后可能就会成为企业的负担。

  建设规模 让市场决定

  企业建项目有两大因素要考虑,一个是资源在哪儿,一个是市场在哪儿,这两者往往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尤其是对于煤化工产业,有资源的地方,离下游市场很远;有市场的地方,离资源地很远。项目建设,到底是向资源靠近还是向市场靠近?

  王霞表示,企业应当根据自己的情况做出决策。华谊集团的选择是靠近市场建设基地。华谊的市场主要在华东一带,在上海、安徽建基地,都是因为要向下游走。

  李朝东表示,发展煤制气还是煤制油,在什么地方发展,发展速度如何,发展规模有多大都应该由市场来主导。也就是说,由市场来配置资源。规模多大应该先研究市场。安徽境内的甲醇满负荷运行、盈利水平高的原因之一,就是安徽占有市场的便利。“应该改变旧观念,树立市场决定资源配置的观念。”李朝东说,发展什么,发展多大规模,发展速度有多快,都要看资源保障条件——这包括煤炭资源、水资源、人才以及技术资源、市场消费能力,还有环境承载能力。

  项目上马 忌盲目铺摊子

  目前,有的企业急于煤化工项目的规模化,却忽略了对示范项目的关注。

  大唐能源化工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张明认为,煤制气是高煤耗、高水耗项目,如果目前的煤制气项目都上了,对于煤的消耗将十分巨大。从国家能源战略安全角度看,我国还是应该多从国外获取天然气资源,为子孙后代留点煤。他强调,煤制气要示范成功以后再铺开,这样才有利于项目的安稳长满优运行。“我们反对在没有示范完全可行,对能耗、物耗、环保都不太了解的情况下,就大面积、大规模的全面铺开。”

  对于煤制气发电,张明说,“我们搞了很多天然气发电厂,我们把煤制成了天然气,输送过来再发电,这不就是个大的IGCC(整体煤气化联合循环发电)吗?这不就是浪费吗?煤制气用于人民生活是可以的,用于发电,尽管我是搞发电的,我也不赞成。完全可以在有煤的地方发电,再长距离输送过来。”

  他提出,项目建设应该科学布局,合理布局,不能一哄而上。示范项目一定要示范出点东西来。应该由国家层面组织示范项目、标准制定、人才培养。现代煤化工是关系到国家战略的重要举措,但一直缺少国家层面的推动,结果这个重任就直接落在了企业肩上。“我们和神华一样,都是摸着石头过河,走到哪儿算哪儿,遇到问题再请专家解决。”他认为,国家不能只是批项目,而应把项目建设、管理以及产业布局、经济效益、能源战略安全等全部统筹规划。他希望国家能够像上世纪80年代搞引进消化吸收一样,在资金、人才、政策等方面给企业支持。

【返回列表】
千赢娱乐_千赢娱乐官网_唯一官网